當前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直播行業資本布局者眾生相:得意者少,失意者眾

騰訊科技2017-04-12

許多二三梯隊的直播平臺沒有流量基礎,難以為繼,而“未來的娛樂直播,可能就是一直播、映客、花椒三足鼎立吧!敝辈バ袠I的資本布局者們正在遭遇著或“海水”或“火焰”的冷暖自知。

“看上去好像人人都可以直播,其實這個行業是有門檻的,新人每天要花7-8個小時直播才有人看,很多直播平臺也都是靠融資,燒錢,再融資,燒錢導流量”。作為一位網紅,王不凡在“一直播”平臺上,他的身份是坐擁101萬粉絲的網紅主播,雖然這位中國傳媒大學畢業的80后,一身白色襯衫加上黑色毛衣,與鄰家男孩差不了多少。但其早已經深深認知到資本投資對于直播平臺的重要性。

一夜之間,在資本驅動之下,國內直播平臺如雨后春筍般遍地開花,人人皆網紅的背后似乎蘊藏著無限商機。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在線直播平臺數量接近200家,網絡直播市場規模約90億元,而到2017年,野蠻生長的趨勢有所放緩,直播平臺或已低于100家。不過,據瑞士信貸預測,2017年直播行業市場規;驅⑦_到340億元。

紅利藍海在前,素來資本敏銳度就非同一般企業能比擬的上市公司也早就依靠自身的資本平臺優勢而布局其中。但資本涌動的數字背后,得意者少,失意者眾。

自營直播平臺的宋城演藝,2016年依靠“六間房”和“石榴直播”營收10.9億元,業務占比41.23%,不過高收益的同時也意味著高投入,同期支出為5.45億元,而同樣邁出掘金步伐的華策影視,旗下直播平臺“貓空直播”卻因為“太燒錢”或面臨被“剝離上市公司而單獨融資”的命運。

正如王不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那樣,許多二三梯隊的直播平臺沒有流量基礎,難以為繼,而“未來的娛樂直播,可能就是一直播、映客、花椒三足鼎立吧。”

直播行業的資本布局者們正在遭遇著或“海水”或“火焰”的冷暖自知。

“宋城演藝”們的幸運

早在2015年便開始布局直播平臺的宋城演藝應該是深深嘗到了甜頭。

“樹屋女孩的團隊已經組建好了,未來會在線下開一些演唱會和巡演,也會和我們的六間房等線上業務關聯。”4月6日下午,宋城演藝證券事務部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

公開資料顯示,宋城演藝旗下主要有三塊業務,一是系列演出和主題公園為主的現場演藝,二是桌面直播平臺“六間房秀場”與移動直播平臺“石榴直播”,三則是旅游休閑服務。

據2016年年報披露,宋城演藝營收26.44億元,同比增長56.05%,凈利潤9.02億,同比增長43.05%。而其中僅在直播業務方面,2016年該板塊營收便達到10.9億元,占比4成以上。

據數據顯示,其“六間房秀場”積累了超22萬名簽約主播,月活躍用戶數超4000萬,其中,網頁端較2015年月均增長約23%,移動端月均訪問量較2015年大幅增長約248%。2016年該板塊營收頗為可觀,達到10.9億元,占比4成以上。

不過,繼續發力直播伴隨而來的是高投入。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發現,2016年“六間房”和“石榴直播”支出5.45億元,同比增長203.46%。 而追溯至2015年3月,當時宋城演藝更以26億元(68倍高溢價)才將“六間房”攬入懷中。

“六間房最早聚焦PC端,有一種躺著賺錢的感覺。” 一位資深直播玩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資本還是青睞領頭羊,好的平臺其實不缺錢,但是一些普通平臺,沒有錢就會斷糧”。

昆侖萬維也是嘗到了投資直播平臺好處的代表。

2016年1月,投資6800萬元獲得北京蜜萊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即網絡直播平臺“映客”的運營主體)18%股權的昆侖萬維,在其后短短8個月后就出售了其中3%股權,但售價已經高達2.1億元。在此期間,映客的估值足足漲了17倍。

昆侖萬維2016年凈利潤5.37億元,同比增長32.58%,在公告中,其也提到,“公司出售股權投資收益導致凈利潤較上年同期有較大提升。”

不過,主營手游的昆侖萬維似乎沒有考慮將映客直播業務切入現有業務。

4月10日下午,昆侖萬維證券事務部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我們對映客的投資還是以財務投資為主,畢竟它是直播這塊的獨角獸之一,不過還沒有考慮和公司游戲業務結合。”

飲恨者的選擇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涉及“網紅經濟”或者“直播”概念的共有26家上市公司。雖然宋城演藝和昆侖萬維等一些公司在直播領域玩得風生水起,但也有一些身影,已經悄然退出了陣營。

2016年5月,專注影視劇制作的華策影視宣稱,擬將開發直播平臺——“貓空直播”,將其打造成一個“造星選秀、偶像養成、明星直播等功能為一體的明星養成及直播社區”。

不過一年后,這個備受矚目的項目卻略顯尷尬。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華策影視相關人士了解到,“貓空直播已經變成了介紹藝人給直播平臺的類似經紀中介”。

4月6日下午,華策影視董秘辦一位工作人員就此回復,“貓空直播可能會被剝離上市公司,單獨尋找融資,不過目前還在計劃中。”

該工作人員表示,“當初的確考慮把自營內容放到貓空直播的平臺上,做成一個培養演員、招募演員、造星的一個模式。”而現在,“直播行業競爭很激烈,太燒錢了”。

“一個好的直播平臺,要有造血功能和流動性,前期燒錢引入流量是可以的,但流量導入之后,創業團隊應該要能把流量沉淀下來,形成一對多的社交閉環。否則,大機會還是留給自帶開放社交關系鏈又試圖攻占直播領域的平臺,例如微博和陌陌。” 4月6日,復星互聯網投資集團執行總經理叢永罡對于目前直播行業的生態環境如此評價道。

專注金融資訊服務的東方財富和大智慧也都涉足直播行業,但是效果尚不明晰。

2016年9月,東方財富公告稱,擬投資5000萬元設立全資孫公司浪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即“浪客直播”),負責“視頻直播平臺運營”,“加強互聯網金融服務的新探索”,2016年年報顯示,對其投資100萬元。不過其并沒有披露目前該業務營收情況。

而大智慧推出的直播平臺“視吧”,同樣在2016年上線。

2016年三季報顯示,大智慧凈利潤為-7.47億 同比下降457.45%,對于本期虧損,其解釋,“主要因為對視吧的投入,該平臺尚在業務培育期,廣告、人員、設備等前期投入成本較多,而隨著各類直播平臺不斷涌現,行業競爭趨于激烈,該業務未來是否能夠達到預期效果存在不確定性。”

直播行業遭遇“海水”的另一個標志則是光圈直播的倒下。

2015年9月拿到合一資本、紫輝創投、協同創新等三家機構1250萬天使輪融資的光圈直播,憑借2萬-5萬的日活躍人數,曾風光一時。

但是10個月后,公司CEO張軼失聯,留下了300萬元的欠薪。

“直播行業經過2016年的瘋狂發展和跑馬圈地,現在確實到了整合和沉淀期。”硅谷網聯合創始人鄭超4月7日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對直播商業模式多元化探索并不順利,現在基本停留在打賞這個層面,并沒有衍生出其他被市場普遍認可的盈利玩法。”

對于未來格局,叢永罡直言,“這個行業逐漸會出現較大的分化,絕大多數直播公司會倒下。不過不少直播平臺有較低門檻的造血機制,分化的速度可能不會像千團大戰那么快,至少一批中上游的直播公司還會支撐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做了什么,很重要。”

熱門文章

熱門標簽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2016-2018(C) www.5708160.live 我愛播放器 專注于網頁播放器的開發與應用 ICP備06008174號-3
126六肖中特 东方财富配资流程 浙江6+1开奖号码查询 十一运夺金计算 广西快乐十分技巧玩法 金融股票配资合法吗 腾讯3分彩怎么玩 股指配资公司 大乐透8十3复式多少钱 甘肃快3投注 黑龙江11选五5app下载